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面前,越来越多的企业不得不屈从于现实。


  当地时间3月19日,美国电动汽车制造商特斯拉宣布,从3月24日起,加州弗里蒙特工厂将有序地进行短暂停产。此外,除了必需零部件和供应品之外,纽约工厂也将短暂停产。

  弗里蒙特工厂是特斯拉在美国的整车制造基地。此前加州的地方政府就曾通过社交媒体发文称,旧金山湾区将进行为期三周的“封城”,特斯拉工厂并不符合地方政府定义的“必要业务”,言下之意,弗里蒙特工厂将暂停运营三周。

  彼时,特斯拉并未打定主意关闭这座最重要的生产基地,当时其发言人声称该工厂将“在有限的产能下运营”。但现在,在经过数日的交涉之后,特斯拉也不得不进行妥协。

  疫情已经在世界范围内蔓延。过去一段时间以来,多家跨国车企在欧美地区的工厂已经公开宣布暂时停产,停产时间有的暂定两周,有的暂定三周,而更多的,则是没有说明工厂暂停运营的时间。

  令人担忧的是,海外疫情仍在蔓延之中,每个国家和地区也都面临着不一样的抗疫压力,疫情何时可控、警报何时解除,现在无法准确估计。

  相比较而言,在种种努力下,疫情初步受控,工厂也逐步恢复运营的中国,有望成为全球工业的“避风港”。

  业内专家指出,这种论调过于乐观,当前全球汽车工业紧密相连,任何基地与市场都难以独善其身,疫情在全球蔓延,不但有可能影响中国汽车制造的生产进度,而且会波及汽车及零部件的出口。

  欧美车企掀起停工潮

  特斯拉宣布暂时停产只是美国车企在疫情下的一个缩影。在此之前,福特、通用等传统车企便已经宣布了停工待产。

  当地时间3月18日,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下称UAW)发布声明称,为防止疫情蔓延,已与底特律三大汽车制造商,即通用、福特和菲亚特克莱斯勒(FCA)达成协议,后者将同意关闭部分工厂。

  随后,福特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公司将在3月30日之前暂停在北美生产基地的生产,彻底清洁设施以保护员工,同时加强对新冠病毒的防控工作。通用汽车同样发表声明称,将至少持续停厂到3月30日。FCA也同样将持续停工至本月底。

  值得一提的是,这些传统车企与特斯拉一样,在停产之前也进行了痛苦的“挣扎”。实际上,UAW早在上周就已经对福特、通用等车企施压,希望他们能够停产两周以应对新冠病毒的威胁,但这一提议遭到了集体拒绝。

  后来,双方各自作出了一定的退让,车企同意降低产量,并关闭工厂,但UAW也要允许车企以较低的速度生产部分“有利可图”的车型,这会在一定程度上降低车企在这次疫情中的损失。

  但美国车企不是唯一经历这些的。更早之前,欧洲的汽车工厂已经陆续关闭。

  3月16日,标致雪铁龙集团(PSA)宣布关闭在欧洲的所有工厂,关闭时间将持续到3月27日,涉及15家工厂;大众集团也在3月17日宣布,将从下周起关闭其位于欧洲的大部分工厂,停产时间将持续三周;而总部位于意大利的FCA,在欧洲的大部分工厂也将停工停产直至3月27日。

  所有车企都难逃此劫。有数据显示,目前全球已经关停或计划关停的汽车工厂已经超过100家。

  不确定性担忧加深

  各车企暂时设定的停工停产时间不尽相同,例如福特、通用、宝马、戴姆勒等车企都暂定停产两周,而大众、特斯拉等车企的停产时间则为三周,这一方面与工厂所在地的疫情和地方政府的规定相关,另一方面也体现出,疫情带来了巨大的不确定性。

  全球汽车业即将陷入“停摆”,不少机构和个人开始预测疫情对汽车产业的影响。

  汽车咨询机构J.D。 Power近期发布报告指出,美国汽车零售销量将在今年缩水300万辆,总销量可能会跌至1400-1600万辆的区间内。此前J.D。 Power曾经预测美国车市年销量或为1680万辆,但疫情之下这一目标已经无法实现。

  疫情会对全球汽车工业带来多大影响?包括车企负责人在内的业内人士都表示难以预测。

  在3月17日举行的大众汽车集团2019年线上年会上,大众集团管理董事会成员财务与IT负责人弗兰克·威特(Frank Witter)坦言,目前预测疫情对销量的影响非常困难,且为时尚早,因为无从得知疫情会持续多久,以及会对宏观经济造成多大影响。

  3月20日,国内一位长期做汽车咨询的人士也无奈称,预测疫情对行业的影响实际上要先预测全球疫情达到可控状态的时间。这显然超出了汽车行业人士的认知范畴。

  唯一可知的是,这会为所有车企都带来挑战。停产意味着产能蒸发,疫情没有受控意味着需求不足,即便规模庞大如大众,也申明了这未知的挑战。“2020年将会非常困难。新型冠状病毒给我们带来了未知的运营和财务挑战。”大众汽车集团管理董事会主席赫伯特·迪斯(Herbert Diess)表示。

  国内汽车工业难独善其身

  相比较而言,中国反而成为汽车工业运行最接近常态的地方。上周,湖北省企业开始陆续复工,中国汽车工业也逐渐恢复元气。

  在此情况下,有观点认为,中国或成全球车企的“避风港”,尤其是零部件企业,在疫情的特殊节点下,汽车产业链有望加速向中国汇集。

  不过这一观点并不为汽车业内人士认同。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3月20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疫情导致欧美汽车制造暂时停摆,这将直接影响国内部分零部件企业的出口。

  实际上,汽车产业链具有全球融合度高、链条环节长、参与玩家多的特点,在单一国家或地区完成所有供应链布局几乎是不可能的,因此,疫情的全球化蔓延对汽车产业链影响巨大,这一点在中国疫情初期便有所体现。

  需要注意的是,全球工厂停产下,中国汽车工业也将面临一定难题。罗兰贝格企业管理(上海)有限公司执行总监吴钊对本报记者表示,虽然我国车企已经有了很高的零部件本土化率,但仍有部分部件依赖进口,如动力系统的一些核心部件及传感器等。

  因此,目前包括意大利、德国、法国、美国在内的全球主要汽车及产业链基地均大面积宣布停工停产,工厂关闭或限制产能,其举措对全球汽车产业链的影响将在未来几周内逐步体现,也将传导回中国的汽车产业,造成“二次冲击”。

  “全球产业链一体化决定了任何一个国家或地区的汽车产业在全球疫情中都无法独善其身。只有当全球主要汽车零部件所处国家或地区的疫情得到有效控制,生产制造恢复常态后,全球各地的生产与供给才能恢复往昔状态。”吴钊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