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中东局势持续动荡、美国副总统彭斯于五周内两次造访该地区试图安抚之外,在美国国内,特朗普政府的对土政策也饱受争议,其中就有来自美国国会的直接质疑。

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洲研究所中东研究室主任唐志超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即指出:“美国总统特朗普现在宣布取消了制裁,但(美国)国内(国会)一下子通过多个决议,要求制裁土耳其,所以特朗普现在也在反复摇摆。”

而在美国政府反复摇摆的过程中,相关中企又面临何种风险?

北京大成总部高级合伙人蔡开明律师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指出,由于目前行政命令仅被解除(Lift),尚未被撤销(Revoke),因此建议相关中国企业尤其是金融、贸易、投资领域的企业,即便交易或提供服务也以短周期的合同为主,避免因违反制裁规定而遭受处罚。

由于国会压力,特朗普政府在对土耳其问题上反复摇摆。唐志超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这已经成为土美关系的常态,也反映了美国当下困境。

唐志超进一步指出,目前不仅是土耳其出兵叙利亚的问题,土美之间有很多问题都没有解决,且矛盾越来越多。这可能将成为较长时期内的常态。

蔡开明则对第一次财经记者指出,目前局势非常不确定,美国随时有可能重新对土耳其实施制裁。

10月23日,特朗普在白宫表示,鉴于土耳其已停止在叙利亚境内的军事行动,美国解除依据10月14日颁布的行政命令对土耳其实施的制裁。

此前,美国以土耳其在叙利亚北部的军事行动对地区和平稳定构成威胁为由,对土耳其施行一系列制裁(13894号行政命令)。

蔡开明对第一财经记者指出,尽管有观点称美国将会撤销13894号行政命令,但目前仅是依据该行政命令对土耳其实施的制裁被解除,该命令本身并未被撤销。

他指出,为终止先前生效的行政命令,美国政府通常会在新的行政命令中撤销旧行政命令,这在以往都有先例。

然而,仅被解除的制裁措施却有可能会被重启。蔡开明指出,例如在2016年初,联合国安全理事会的五大常任理事国及德国与伊朗在联合全面行动计划(JCPOA)中,就伊朗核扩散问题达成协议。

2016年1月16日,美国颁布了13716号行政命令,撤销了此前颁布的13574、13590、13622、13645号共4个行政命令,并修改了13628号行政命令。然而, 2018年5月8日,美国宣布退出JCPOA。

2018年8月6日,美国颁布13846号行政命令称将尽快重启(re-impose)与JCPOA有关的所有解除或豁免(waive)制裁。同年11月5日,美国全面重启对伊朗制裁。

蔡开明指出,由于具有次级制裁效力的13894号行政命令并未被撤销,美国财政部外国资产控制办公室(OFAC)未来仍有可能根据该行政命令,公布与土耳其相关的特别指定国民清单(SDN),且该清单也具有次级制裁效力。

10月14日,OFAC曾宣布将土耳其能源和自然资源部、土耳其国防部、土耳其国防部长、内政部长及能源和自然资源部部长加入SDN清单,正式冻结该等土耳其主体受美国管辖的财产和财产权益。

蔡开明对第一财经记者指出,在这种情况下,如果相关中企所从事贸易的交货周期比较长,需要3~5个月,甚至半年以上的交货期,就有可能出现风险。

“排查包括陆上、海运时间等,假设土耳其或叙利亚局势发生变化,美方重启制裁,因为生产之后到时就无法销售了。这些都构成风险。”蔡开明建议,中企在局势明朗前,遵守此前行政命令的规定,暂时避免与依据该命令可能会被制裁的主体进行交易,即便交易或提供服务也以短周期的合同为主,避免因违反制裁规定而遭受处罚。

目前局势下,无论在贸易、金融或者第三方服务领域,均不建议中国企业签署长期合同。他补充道,周期短的合同相对风险较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