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证券法》144号条例规定:对持有上市公司股份超过5%的大股东、公司高管、董事等关联方以及从关联方获取证券者的减持行为作出了详细规定,要求上述人士在卖出限制性证券时必须遵守慢走(分步骤)和披露程序。如果从公司关联方获得了限制性证券,并想向公众出售限制性或有控制权的证券,就需要同时符合《144号条例》列出的五个条件。

这五个条件简略来说,首先,卖出前必须持有这些限制性证券一年;第二,在抛售前必须公布证券发行方的最新信息。大股东即使套现也必须在任何时候永久性履行事先提出股票售出报表的义务;第三,一年锁定期满后,每3个月可以出售的股份数额不能超过同类已发行股份的1%或四周内平均周交易量(美国三大交易所交易)的较大者。第四,此类出售必须在各方面都看作是常规的交易行为。不能做广告,经纪人不能收取高于正常水平的佣金,以防止利益输送;第五,SEC特别突出对高级管理层、董事等内部交易的监管,要求此类人员每三个月的总交易额大于5万美元或交易量大于5000股,须向SEC提交书面申请。

国内股市的投资者们对大股东套现问题比较厌恶,其实国内股市的根本问题并不是大股东套现问题,导致大股东套现的根本问题在于中国的IPO体系不透明、不健全,这使上市公司的包装问题严重,再加上承销商与机构的炒作,导致新股定价严重偏高,这就必然导致大股东的恶意套现,所以国内股市如果想避免大股东的严重套现问题,就要从根上解决问题,必须让上市公司更透明化,让发行制度更透明化。

其实不论国内国外,大股东套现都是一个严重的问题,美欧市场也同样面临这样的问题,但是美欧市场相对比较透明而且退市制度也比较严格,如果一个上市公司出现比较严重的套现行为,往往会自绝于市场,所以美欧股市的回购行为比较多,因为没有公司的回购行为,股票就得不到市场的认可,你想套现那也是低价套现,低成本套现。所以很多时候美国大股东是利用公司回购来套现的,这就大大减轻了市场资金的流失。

据Smart Insider公司发布的数据,截止9月中旬,美国企业内部人士总共出售了190亿美元的公司股票,这使得他们今年抛售的规模有望达到约260亿美元,将创2000年以来的新高。但是美国市场依然走得比较强,主要原因就是就是有市场回购支撑。

根据高盛的预测,2019年美股的总回购规模将下降15%至7100亿美元,虽然美股回购大幅回落,但是回购数额依然远大于大股东套现额度,因此不会导致股市严重失血,这主要还是市场的运行机制与上市公司的根本利益所决定的。但是国内的大股东套现往往与其上市公司的基本责任相背离,这就导致大股东套现问题过于严重。

所以A股市场的大股东套现问题还是要从发行制度透明化与上市公司透明化做起,要加强上市公司的责任管理,加强股市的回购制度与退市制度建设,这样才能从根本上扭转大股东疯狂套现的市场格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