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广东省60岁以上户籍人口1440万人。这意味着,每10个广东人中,就有1.5位60岁以上老人。伴随老年人口增长而来的,是医养结合发展的短板:医疗卫生与养老服务衔接不够好、医养结合服务质量不高……21日,省人大代表就“医养结合”养老服务工作约见省民政厅、省卫健委、省医保局等国家机关负责人,主动回应人民群众对老有所养的关切和期盼。

“医养结合”涉及医疗、养老、报销等问题,现实中,医养结合工作在行政管理上却是多个部门交叉重叠管理。对此,省人大代表、广州医药大学附属肿瘤医院院长崔书中表示,养老机构归民政部门管理,医疗机构归卫健部门管理,参加医保及报销等事宜又由医保部门管理,这就导致“九龙治水”的困境。他建议,要进一步明确部门管理责任,加强部门联动,整合资源,打破民政、卫生、医保三线分立状态。

对此,省民政厅副厅长聂元松回应,近期已向省政府报送建立养老服务工作联席制度,加强涉老部门协调联动。

如何确保医养结合相关政策落地?省卫健委二级巡视员纪乐勤介绍,今年起,医养结合工作纳入《广东省2019年度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考核方案》中进行监督考核,主要考核两项指标:一是各市政府是否制定出台推进医养结合的实施方案,二是医疗机构开设为老年人提供挂号、就医便利服务的绿色通道是否达到95%。

养老机构可以享受民政部门在建设、运营、床位等方面的政策支持和资金补贴,而公立医院开设老年养护病床、老年护理医院等,却没有相应的政策和补贴。省人大代表、河源市江东新区古竹人民医院院长袁德祥建议,要支持医疗机构和养老机构功能更好结合。

广东省支持各级医疗机构和养老机构建立合作关系,鼓励周边医疗机构建立相互转诊绿色通道,明年全省要普遍建立养老机构和医疗机构预约就诊、双向转诊等合作机制,养老服务设施覆盖100%的城镇社区和60%以上的农村社区;到2021年,各地级以上市至少建有1家设有老年病医院、康复医院、护理院或中医院等的养老机构;到2022年,社区15分钟居家养老服务圈基本建成,居家社区养老紧急救援系统基本建立;养老机构护理型床位占比不低于50%等。同时,在养老机构设立门诊不需要审批。同时,对养老机构内部设立门诊部实行备案制,降低准入门槛。

在医养结合工作投入方面,2016年至2018年全省投入养老服务体系建设资金108.48亿元,今年省财政继续安排4.11亿元,重点支持粤东粤西粤北地区养老服务体系建设。

如何加强养老服务人才队伍建设,提升服务质量?省人大代表、广州医科大学副校长刘金保提供了一组数据:据调查,现有养老机构护理人员45岁以上占到64.4%,中专以上文化程度仅占总数的7.4%,很难为老年人提供优质的医疗护理服务。

目前广东已加强各类医学院校养老相关专业建设,全省共39所医学高等、高职、中职院校开设了护理、康复治疗技术、中医康复技术、老年服务与管理等医养相关专业点105个,2019年招收医养结合相关专业本科及高职高专医学生14592人、中职医学生8194人。同时,在全省51家住培基地中设置39个康复医学科专业基地,为养老服务业提供人才支撑。

目前,有九成的老人选择在社区居家养老,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成了他们最便捷的医疗机构,但目前这些中心的养老医疗服务能力普遍薄弱。如何增强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居家养老的医疗保障能力?

今年,省卫健委已在全省范围按照自愿申报的原则开展社区医院试点,试点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应具备较强的服务能力和一定规模的服务人口,社区医院主要以老年、康复、护理、安宁疗护床位为主。试点地区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满足一定条件,可申请社区医院试点机构。经评估合格后,加挂社区医院牌子。目前,已有42家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开展试点。

下一步,广东省将制定《广东省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实施意见》,所有医疗机构开通为老年人提供挂号、就医等便利的绿色通道;所有养老机构能够以不同形式为入住老年人提供医疗卫生服务。同时,制定《健康广东行动(2019-2030年)》,完善老年健康服务体系,为65岁及以上老年人免费建立电子健康档案,为社区及居家老年人提供连续性的医疗、康复、护理和健康管理服务。